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教育科研 - 教学案例
发表日期:2015年3月30日 编辑:admin 有353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

守望成长历程 绽放生命之花

——论班级管理中教师对于幼儿冲突事件的处理方式

在幼儿园的班级管理工作中,常会遇到一些幼儿之间的冲突事件,如攻击他人、争抢东西等,这些行为对幼儿人身安全,以及心理健康方面都存在着一定的隐患,也会影响班级活动的正常开展。那么,该如何对这些事件进行有效及时的处理,以平息事件,保护幼儿的心理和生理健康,让他们重新收获快乐呢?本文试图通过案例分析来介绍班级管理中教师对于幼儿冲突事件的处理方式。

案例描述

场景一

自由游戏时,孩子们都在摆弄着玩具,天天搭了一架很好看的飞机,拿在手上飞来飞去,其他的幼儿都投去了羡慕的目光,坐在一旁的小华看了一会儿,径直走到了天天的身边,一把从天天的手中把“飞机”抢了过去,这下惹火了天天,天天从小华手上把“飞机”抢了过来,把小华推倒在地,小华不甘示弱,把天天也推倒在地,就这样两个孩子你推我,我推你,最后都哭了起来。

教师当时便把天天和小华都叫到身边,先询问了情况,在得知天天和小华都有错之后,便把天天和小华都批评了一下,之后教育他们不能随便推人,玩具可以大家一起分享着玩,要做好朋友。

场景二

贝贝和小杰是好朋友,娃娃家里,他们一个是“妈妈”,一个是“爸爸”,两个孩子一起煮饭,一起买菜,一起去医院。婷婷也想加入他们的游戏,“我当你们的宝宝,好吗?”“不行,你去别处玩吧。”婷婷被拒绝了,但她没有离开,嘴上还说道:“老师说了,只要愿意,随便哪里都可以玩的”。教师看见了这一幕,便走了过去,对贝贝和小杰说:“婷婷说的对,你们可以一起玩,对吗?多加一个人做你们的宝宝,也挺好,让婷婷加入你们吧。”教师说完便走开了,婷婷走进了娃娃家,不过一会儿,贝贝和小杰两个人手拉着手离开了娃娃家。

案例分析

这样的事件,在幼儿园的一日活动中可以说是屡见不鲜。对班级管理者的工作也是一种挑战,很多教师在解决幼儿之间的冲突时,往往如场景一、二一样,扮演者“警察”或是“法官”的角色。知道原因的,便判定哪名幼儿错,哪名幼儿对,然后让错了的幼儿向被侵犯的幼儿道歉,最后调解,互相和好。不清楚原因的,便先了解详查一番,说明情况,要求幼儿改正,下次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在这个过程中,教师始终控制着冲突解决的全过程,幼儿处于被动的状态,而不是解决冲突的主体。

一、教师权威身份的影响

教师是“警察”或是“法官”,都代表着教师的权威身份。这种现象在班级管理过程中是最常见的。此类权威型班级管理者或是伪民主型班级管理者,往往借助自己的权威地位建立一套高效、快捷的事务管理体系,如班级里的行为规则等。我们通常所见的就是在各类活动开展之前,为了维护良好的秩序,教师一般会现将幼儿进行分配,或对幼儿的活动物品事先规定,并要求他们不得随意更换游戏区域或是活动物品,但又会利用自己的权威角色让幼儿更换游戏区域或是变化活动材料。场景一、场景二正是教师以权威身份解决发生事件的表现。

二、行为教育程式化的影响

场景一中,班级管理者在谈话活动或其他活动中,肯定以对此类事件有过不止一次的道德教育,“不能抢他人的玩具,要和别人一起玩,或者轮流换着玩”,然而效果如何?是否真正考虑到幼儿的情感与要求,是否让幼儿切身体会到教师话语的意义,这难道不是程式化的教育方式吗?在幼儿园活动中,我们经常听到教师的一些教育要求,比如不断提醒幼儿自由活动时不要互相追逐,但幼儿依旧会互相追逐,在午睡时不要说话,要保持安静,但幼儿依旧会说话。如果行为教育停留在不断重复要求的程式化状态,那么幼儿就不可能真正理解并接受教师的要求。

三、教育观与儿童观的影响

场景二中,教师更多的会以“法官”的身份,委婉地要求两名幼儿让另一名幼儿加入,行为或是言语可以另幼儿接受,幼儿一方面可能不会拒绝,但另一名幼儿突然性的加入未必会真正的融入到属于他俩的游戏中。这种没有征求幼儿意见的方式,带有一定的强制性。教师的行为折射出教师的教育观和儿童观,即“教师以自己的经验来判定幼儿的活动需求,而没有真正的考虑到幼儿自身的需求”。尽管教师如此费心费力地解决冲突,幼儿之间的冲突可能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多;冲突程度可能非但没有减轻,反而更加严重。

解决策略

一、正视幼儿冲突的价值

皮亚杰肯定了儿童冲突的价值,认为这种同伴间平等权利的冲突对于自我中心主义的减少是必不可少的。这种人际间的冲突会导致个体内部的认知冲突,对于幼儿协调与别人合作关系及幼儿的认知能力,社会观点采择能力,社会交流技能的获得都有促进作用,而且同伴之间的讨论和争论是道德判断能力发展所必需的。

班级管理者在遇到幼儿冲突事件时,不应该始终抱着这是一种错误行为或是对班级正常秩序的破坏行为的观点,可以从冲突事件的另一个层面去理解。教师可以从“警察”或者“法官”的角色中走出来,以一颗平常心正视这些冲突的存在,关注冲突中存在的教育价值。

二、关注幼儿的情绪状态,接纳幼儿的情绪体验

郭沫若先生曾经这样说:“人的根本改造应当从儿童的情感教育、美的教育入手。一个人对父母、对同伴、对周围的人有了深厚的感情,才能服务与社会,立足与社会。”它非常明确的告诉我们,关注幼儿情感的重要性,在幼儿游戏、学习、劳动、娱乐和日常生活中,在幼儿与同伴以及成年人的各种交往中,都要关注幼儿情感,关怀幼儿情感。尤其是与幼儿朝夕相处的教师,对于幼儿情感发展更具影响。

对于冲突事件的发生,教师可以先从事件的恶性结果中走出来,放下自己的权威身份,摆脱行为教育程式化的影响,不要过多指责或是加以命令,听听幼儿的反馈,向幼儿传达的是老师对于他们的关心,并且可以站在幼儿的角度将幼儿在事件中的感受表达出来。让幼儿知道你是了解他的,关心他的感受的。

同样,在冲突事件中必定会存在谁对谁错的问题,但幼儿的情绪却不能简单地用对错来区分。幼儿的情绪发展影响着幼儿对于他人,对于社会的价值观的看法与判断。教师如何接纳幼儿的情绪十分重要,教师可以以积极的情绪支持幼儿,可以向幼儿传达这样一种信息:老师理解你的感受,但并不赞同你的做法。教师以温和的态度处理事件,会更容易平息幼儿的消极情绪,解决冲突。

三、帮助幼儿理解对方的动机,知道自己行为的后果

场景一、场景二在幼儿园中经常发生,冲突事件发生后,教师可以先让冲突的双方了解对方的动机。场景一中,可以让天天知道,小华是因为喜欢他的飞机才会抢他的飞机,场景二中可以让贝贝和小杰知道婷婷是想和他们做好朋友。可以试图让冲突的双方都能明白对方的动机,以消除误会。在解决过程中,对于表达能力强的幼儿,教师可以引导他们自己表达;对于能力弱的幼儿,教师可以帮助他们表达。

同时,教师在处理冲突事件时,除了让幼儿理解对方的动机之外,还应该让冲突双方知道自己行为的后果。幼儿对自己的行为往往缺乏自制力,同时也对自己的行为后果缺乏预判性,无法明确的知道自己行为之后的后果以及对于别人的伤害,这往往也是班级管理工作中最不愿发生冲突事件的原因。因此,当冲突发生时,教师就需要在幼儿之间搭建一座理解的桥梁,让幼儿知道自己的行为给他人带来的伤害,包括心理和生理上的伤害等。这样既容易让幼儿理解到自己行为的不当之处,又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以后类似冲突事件的发生。

四、增强幼儿自我解决冲突的能力

班级管理工作繁杂而忙碌,然而在班级中冲突事件却时有发生,如果所有的冲突事件都让教师解决,无疑会对教师增加更多的工作量,耗费教师更多的精力,既不可能也不现实,还会增加幼儿的依赖性,对幼儿自主性的发展都没有益处。

教师可以利用主题活动,或是针对某一典型冲突事件,将此类事件放大到教育活动中,让幼儿讨论此类事件发生的原因,事件中的利害关系,说说从中想到了什么,学到了什么,听听幼儿对于冲突事件的处理方式的想法。这样一来不仅可以让幼儿知道碰到类似情况该怎么办,还可以培养幼儿独立解决问题的能力和责任感,还可以使幼儿获得成功感和满足感,帮助幼儿形成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说过:“教育人是一个非常细致微妙的内部充满矛盾的过程。因为教育需要探索最妥当的解决矛盾的方法”。只有行之有效的教育方法,方能使班级管理工作收到事半功倍的教育效果。对待幼儿冲突可以如此,对待班级管理工作中的每一件事想必同样可以如此。



专题信息:
  货隆幼儿园举行大班毕业庆典(2015-9-16 10:33:33)[600]
  园长寄语(2015-3-30 22:12:15)[382]
  闻书香 沐亲情 润心灵(2015-3-30 22:09:22)[355]
  浅谈幼儿园区域游戏的指导(2015-3-30 22:07:21)[366]
  大班绘本阅读:《苏菲生气了》(2015-3-30 22:05:22)[369]
 
 
 

 
 
地址:海门市货隆镇育才路2号  邮编:226100   电话:0513-82815200   登录接口
版权所有:江苏省海门市货隆幼儿园  Copyright© 2008 www.hmhlyey.com All Rights Reserved.技术支持:通帛科技